红土地生长出了艺术 艺术旁围满了村民


时间: 2021-11-25

  而对于四川自贡荣县乐德镇天宫庙村的村民们来说,他们在今年的田野里收获了别样的丰收果实艺术。

  乐德的红土地,每到春暖花开的三月,田间禾苗还没有长出来的时候最具有“红土”的本色,与红土相伴的只有大片黄色的油菜花,片片黄色点缀于大面积的红土地上,更是美不胜收。

  伴随着田野各个角落突然飘起的阵阵彩烟,8岁的小小张匆匆地跑过田垄,站在红土地旁高高的土墙上,视线穿过拥挤的人群望去那是一些看上去有些特别的“城里人”,他们已经在村里呆了半个多月,每天和自己的叔叔阿姨们一起鼓捣着什么同样看上去有些奇怪的物件。而就在二月二的今天,又有许多人来到这里,和他们一起庆祝、观赏着什么而不远处的横幅上写着:“第二届田野双年展”。小张在此时也才知道,那些“城里人”还有一个名字,叫做“艺术家”。

  或许若干年后,小张在面临着自己人生中的种种选择时,总是会想起这个瞬间,以及那一颗艺术的种子,是如何润物细无声地影响着他的。

  而他在2021年看到的,便是第二届田野双年展的开幕式了。也从那一天起,享有“千年盐都”“恐龙之乡”“南国灯城”“美食之府”的自贡,将会增添一个短暂却亘久的标签“艺术双年展举办地”。

  开幕现场人声鼎沸,无数的附近村民与小镇上的居民来到这片由红土地上生长出来的艺术田野中。来自现代城市的手机信号由于人群的聚集而减弱,但人与人,人与土地之间的情感与联系却显得愈加真挚、朴素与直接。

  出席本届田野双年展开幕仪式的嘉宾有:自贡市文化广播电视和旅游局副局长邹勇、荣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代少书、荣县人民政府副县长杨泽荣、荣县政协副主席秦开亮,总策展人一山、总策展人贾方舟,中国美术学院雕塑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雕塑学会副会长孙振华,本次特邀参展艺术家:中国雕塑学会副会长傅中望、四川美术学院雕塑系教授、四川美术学院副院长焦兴涛、四川雕塑学会会长邓乐、四川美术学院雕塑系教授李占洋,本届田野双年展顾问:北京太和艺术空间董事长贾廷峰、北京设计学会艺术乡村设计专委会主任、中国人民大学艺乡建艺术振兴乡村研究中心主任陈炯、明天文化董事长向理,明天文化董事长、七维旅游董事长佘勇、 明天文化执行总裁佘昱、蓝顶美术馆馆长金延、江苏芸麓文化旅游有限公司董事长肖云际、璟城设计顾问有限公司总规划师曾熠瑶等,以及来自全国各地及四川本地的重要媒体。

  主策展人一山介绍到,田野艺术从历史文明来讲分为三个方向:农耕文化(人与自然)、乡土文化(人与生活)、院落文化(人与建筑)。从时代变迁来看,农村的历史也有演进的过程。未来田野双年展也会随农村的演变而变化,当务之急是守住乡村历史文脉。因此,第二届田野双年展(自贡)的主题“红土地”,就是守住农耕文明的根并做当代化的转换。

  本届田野双年展在主题上聚焦农耕文化,这种源自对大自然的亲近和对天人合一的崇拜,通过深化当代艺术家对于中国文化根性的挖掘和探索,活化对农耕文明的文化原型和历史记忆的追溯和认知。用新的当代艺术语境去激活传统文化基因,还原与重构农耕文化生态的谱系,这次邀请和征集作品也是从“土地敬畏”、“耕作方式”和“丰收喜悦”三个具体方向选择。

  展览以“红土地”为主题,采用“征集+邀请”的方式集合了国内17位优秀的艺术家,特邀艺术家有傅中望、焦兴涛、邓乐、李占洋,入围艺术家有杜洋、段秀森、谷德昊、胡尹萍、邱光平、任宏伟、文豪、杨礼杰、主玛于江/罗宇杰、赵瑞、赵彦青、赵煜亚。他们在荣县红色土地上进行了为期半个月的驻地创作,呈现了16件具有农耕文化特质并加以当代语言转化的装置雕塑作品。

  由于疫情的原因,本届参展艺术家全部为中国本土艺术家。但也正是如此,才给了参展艺术家们深入地扎根于土地文化中的充足条件。于是,如何通过一种凝聚着当地人们和个性、当地土地的历史,将我们赖以生存的周边环境以一种明晰的方式呈现出来,并通过挖掘其中所蕴含的力量来实现和在地与国际的人们进行交流,成为了策展人与艺术家们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在开幕式上,总策展人一山和贾方舟共同为本次入围的艺术家们颁发参展证书,中国雕塑学会副会长孙振华和主办方代表自贡市文化广播电视和旅游局副局长邹勇、荣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代少书、荣县政协副主席秦开亮为特邀艺术家们颁发参展证书。同时,当地村民用簸箕装满五谷杂粮赠送给艺术家,这代表了村民对于艺术家的感激之情,并希望这些艺术作品能够永久留在当地。

  近年来,诸多乡村艺术实践项目无不显示了中国当代艺术由大城市向乡村转移的重要趋势。如果说当代“艺术介入乡村”已经成为一种必然,那么,当代艺术要如何“介入”乡村,实现乡村振兴,便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

  中国美术学院雕塑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雕塑学会副会长孙振华表示,艺术介入乡村有6种类型:1、展览、节庆式;2、游牧、采风式;3、原发、融入式;4、定点、周期式;5、机构、据点式;6、构筑、营造式。同时也呈现出三大特点:一、对当代艺术体制的批判(市场化、商业化、类型化、时尚化);二、用“参与”、“互动”替代了传统的反思的再现;三、强调艺术、社会、政治、经济的一体化。

  在总策展人贾方舟看来,第一届田野双年展是邀请艺术家去现场考察而后进行个性化地创作,由于时间短、经验积累不够,虽然艺术家名气比较大,但导致作品直接搬运来的占了一半,在地创作的只有一部分。而第二届则考虑了乡民的理解和情感,于是出现了我们所看到的“乡土波普”,·解释下为何中国在国际社会很少有“真心朋友”,这种方式实际是对抗精英文化。

  一山认为,田野艺术是中国化的大地艺术,大地艺术发起于北美,发展于日本,也将会盛行于中国。“这是由中国的国情所决定,是由中国的乡村振兴政策所决定,是由艺术家的社会情怀所决定。”

  这也决定了田野双年展绝不单单是邀请艺术家完成作品之后将其作品摆放在那里,而是将艺术创作、艺术品和当地乡村的文化生态完全地融合在一起,用以改变和影响当地的乡村生态。简单而言,就是寻找中国乡村的结症,并用艺术的方式来解决这个结症。在乡村,艺术的意义,更多地在于和土地,以及和这片土地上的人之间发生的联系,而艺术的灵感也会随时随地从最基础的劳作和最日常的生活之中迸发出来。

  人是通过感官来认知这个世界的。农村人的五感相比城市更丰富,敏锐度更高。艺术家既能帮助农民找寻散落在大自然的艺术美,同样也能让自己和来访者通过五感来重新认知农村。

  可以说,艺术振兴乡村一方面是激活它的活力,通过艺术带动旅游推动农村经济发展, 这也是中国政府建设美丽乡村的初衷。另一方面,人们同样能够凭此机会,“恢复”与自然和谐相处的能力和情感。

  本届田野双年展顾问、北京太和艺术空间董事长贾廷峰感慨道:“看了开幕式后,我看到了艺术唤醒乡村的希望,看到了农民对于艺术活动的精神需求。”

  因而,无论是城市生活的美化,还是乡村的美化,是否导向了个人生活品质的提高,也就是人如何理解“美好的生活”,是艺术问题、社会问题,更是哲学问题。在人的认知和城市化进程之间的差异性中,如何真正的以人为本且直达真实的生活,成为了当下时代可持续发展的重中之重。

  本届田野双年展的氛围就像过节一样,引起了当地农民的热烈反映,这就是他们的精神需求,激活了乡村文化,这是非常有意义的活动。特邀艺术家、中国雕塑学会副会长傅中望

  特邀艺术家焦兴涛在致辞中表示:“在最近乡村建设几十年的发展过程中,不断地扩散我们相互之间对乡村和城市的理解,而乡村艺术就是面对中国最本质的部分。”

  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设计系主任陈炯也认为,“田野双年展”并非简单的艺术作品展示,更区别于当下国内的各种雕塑节。从本质而言,属于公共艺术,凸显的是公共艺术的多元价值,尤为强调艺术性、文化性、社会性、经济性、系统性及体验性的多元融合。

  田野不是当代艺术的底色,乡村不会也不应仅仅成为城市的景观。未来的农村不仅仅是农民的农村,而且是全社会的农村。我们应该用艺术的手法介入乡村,而不是用艺术的主观视角干预乡村的发展。正如本届田野双年展所展示的,当艺术与乡村相遇,并不是一个拯救与被拯救的关系,是艺术遇到了乡村,乡村也遇见了艺术在这样一个相遇的瞬间他们有了自己的故事。不只是小小张,更是将自己的肉体与灵魂都安置于此的每一个人。

  开幕式上的另一个细节是,随着发言进程的不断推进,一些当地的村民们渐渐地坐到了给嘉宾们预留的椅子上这当然是以人为本且无可厚非的,但从另一个方面来看,当地居民慢慢“占领”空的座位,与人们一般意义上的“艺术介入”产生了相反却又最终一致的效果:并非是外来者们完全“侵入”了当地,当地的居民同样可以“侵入”到艺术现场之中。换句话说,这其实也意味着艺术的主体在此时此刻悄然发生了变化,观看者、所有者和陪伴者,都已经成为了当地的村民自身。

  再将视线望向远处:红土地上生长出了艺术,艺术作品上围满了孩子。而在不远田间处耕作的农民则依然悠然自得。

  A:"器非田不作,田非器不成",这句古语道出了农业与农具的密切关系,农具在中华农耕文明历史进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而维糸农耕器具结构稳定、持续耐久使用的关键构件"楔子",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B:在传统土木造物中,楔子被广泛应用,特别是在农耕器具中,楔子将纵向的楔入力转化为横向的膨胀力,这种力学性能起到了加强、紧固、连接的作用,锄头、犁耙、水车、风车等器具无不使用楔子。

  C:将结构功能性的楔子,从农耕器具中抽离出来,强化其视觉特征,使之成为农民生产、生活方式的象征。在年复一年、春耕春播、秋收冬藏的劳作中感受楔子的力量。

  电杆上、房舍顶操场边的高音喇叭是乡村随处可见的景观,也是国家政府重要文件精神传达和社会信息分发的集散地。沧海几经变迁,他已成为时光故事里的历史遗存,但对其深刻的记忆依然存活于今时日常的缝隙之中。田园将芜,耳边还乡,世界一动不动的滚滚向前。用藤条编织的喇叭造型,中间相连,一头可坐,观众可以坐在里面倾听专门录制的音频,感受田野时光。

  朝天椒是自贡地区当地的经济作物,是农民最广泛的农产品和经济来源。每当油菜花盛开,红土地上显出靓丽的色彩,红红的朝天椒遍满大地,更掭加一道火辣的风景。火辣,正如当地人的性格,热情,好客,奔放。我们通过对朝天椒直观的艺术表现方式,把它放大三米。直观的方式使老百姓对朝天椒水泥雕塑会产生一种欣喜的感情,使他们为家乡的特产骄傲,这种骄傲被放大被做成户外雕塑永久陈列在他们自己的土地上形成了一种强烈的符号。这样通过对一株植物的塑造,产生了人文和地域交织共鸣的情感符号。

  朝天椒水泥雕塑和田里的辣椒融为一体,成为当地作为辣椒基地的标志。辣椒雕塑不单单是一个标志雕塑,同时还有互动功能,当春暖花开,游人到此,小朋友可把水泥雕塑辣椒叶当做滑滑梯,在雕塑辣椒下嬉戏,让孩子体验大自然的同时,还可以体验可互动的装置艺术。

  地图上这个地名叫“红岩坡”但红岩坡只剩下几块碎石,时间把有楞有角的岩石变成了红土。艺术家用耐候钢复原红土地一万年的前世。可能再过一万年雕塑与红岩坡一样会变成红土,成为乐徳红土地的后世。雕塑的铁氧化后会使土壤变得更红。艺术家始终坚持公共艺术在地性创作,融于本土的人文与历史时空之中,所以二度现场考察完成了作品的构思。

  红土的颜色像极了西方美术馆的展墙颜色,用农村传统建房的夯土工艺做三面红墙,墙上分别开了一到两个取景框,内壁贴上镜面玻璃(反射天空或地面),再装上油画画框,看起来就好像是墙上挂了一幅风景油画。观众站在墙的前面拍照留影,也可以在墙的后面的框里拍照,形成画中的人物,作品与观众发生互动关系,三面墙在山丘之上形成围合之势,必然迎来观众打卡留念。“红土地美术馆”借三面墙来抛砖引玉,其最大意义在于艺术家对这片土地给予了深切的期盼,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这里一定会有更多的艺术创作者参与进来,让红土地真正能够生长出一股文化艺术的新生力量,艺术在这里生根发芽,带动老百姓的生活向前发展。

  乐德镇盛产辣椒,也是当地主要农业经济支柱产业,作品选取辣椒的不同形态和不同色泽,采用肌理创作语言表达,呈现出与红土地浑然一体的艺术形式,充分展示了“红土地”之下的“田野”魅力。

  以农用鼓风车形成一环立于红土地之上,鼓风车乃农业必备之物,有风借风,无风鼓风,意为风调雨顺。同时春去秋来,四季更替,在时间的流逝之中,农具的某些变化意味着农业和农村社会的变化与改变。

  以中国传统农村沿用几千年的经典曲辕犁造型为元素,结合奋力耕作的牛的形态,是最具代表性的农耕文化视觉符号,以现代的造型方式呈现自贡红土地绵延千年的乡村图景。

  环保慢慢成为社会发展的刚需,践行绿色生活,建设美丽乡村成为我们共同的新目标!“南瓜”、“毛毛虫”“鸟”以及“人”是敌对和共生的关系,几个形象结合在一起,既对立又和谐!人是生物链中的王者,应该尊重自然的法则,而不能强行利用手中的霸权去破坏生物链,保护好生物链,就是保护好我们人类赖以生存的环境!“南瓜”的门和窗是毛毛虫咬出来的洞,预示着和谐生态环境的回归!作品内部空间设定为具有功能属性的现实感“小卖部”,而现实空间“小卖部”的主宰就是人,人收获的食物所换取的金钱,也是大自然生物链的最好馈赠!作品内部空间的墙面用草泥灰做处理,把人带入工业化之前的视觉体验,勾起了人们对儿时农村生活的回忆!“小卖部”概念的植入,既增加了作品的互动性和功能性,也拉近了艺术与观众的距离!

  我们生活在地球上的每一个人,每一个物种,以及在这颗美丽的星球上诞生的每一种文明,都是大地母亲的孩子!大地用她的资源滋养我们,我们用文明艺术回馈大地,热爱大地,保护大地。艺术成为连接人与大地的地缘与血缘纽带,延续着这种共生共荣的“血脉”关系。

  锄头,一部分锄头与当地农民以旧换新。我用锄头焊成三个太阳“光圈”,造型像个“收割机”。农村正在向新农村迈进,勤劳的汗水与高效的收获。让我想起一首家喻户晓的诗句,锄禾日当午。

  通过动态装置的艺术方法,使得一粒随风萌动生生欲发、欲长的种子,置身于放心生长的生物环境中。此动态装置以种子为生命象征,顺应油菜梯田里气流风向与机械动力学原理的有机结合;在竹编工艺和科学设计的动态交互中,用风动心动的视觉形态,揭示出改善生态环境,将生命放置于生生不息、放心生长的当代社会的美好诉求和艺术理念之中。

  用木条搭建一个圆形“粮仓”,寓意五谷丰登。大地农田建筑人居是“谷仓”形成的语境,搭建后有建筑(谷仓,麦垛)意味的雕塑貌似抽取建筑中的灵魂(骨架)部分,具有视觉审美的功能,律动,通透而有次序感。

  此作品表现了耕牛与农民之间休戚与共的关系,这种世世代代沿袭的农耕文明,体现了牛与人类生产活动的密切联系。通过不同木材的拼接组合,以呈现出乡村土地般厚重的视觉受。牛在中华民族的观念中有着特殊的意义。敢于拼搏,开拓进取,勤劳奉献是牛精神的灵魂与本质。作为世界上最勤劳的民族之一,我们每一个中华儿女都应弘扬“牛精神”。

  小时候奶奶经常讲一个传说:“在我们家乡的天空常见一种奇异的鸟,火红的羽毛,硕大的冠子,清脆的叫声,她们的蛋五彩缤纷且金光闪闪,见到的人便会吉祥幸福”,一直期待着能看见,但终究不曾见过。传说的真实性是不确定的,期待是确定的,期待就是另一个文明,当人凝视宇宙的时候宇宙也在凝视着人。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007年已故策划人、艺术批评家黄专于2007年在上海主持一场名为“自由主义与公共艺术”的研讨会。14年后公共艺术的实践随着社会的发展进入了新的时代。

  如果说35年前“一醒惊天下”是命运馈赠,那么如今的重要收获,更像是国家与民族前行的水到渠成。6个“祭祀坑”,“正在进行时”的考古发掘。

  35年前,三星堆一、二号祭祀坑的发现,让古蜀文明一醒惊天下。如今,三星堆再次被“唤醒”,祭祀区重启发掘。

  近日,里森画廊推出法国艺术家伯纳德·皮法雷蒂在上海首次个展“双峰与伴”,为中国的观众补充法国当代艺术发展的拼图。

  身处虚幻的世界却给人身临其境的感觉,帮助好奇的人们抵达更为深远的所在,有效地传达出艺术家的理念。

  2021年8月,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将与比利时埃尔热博物馆携手共同推出全球最大规模的丁丁主题展“丁丁与埃尔热”,向观众丰富展示丁丁之父埃尔热的艺术人生。

  所谓介入性艺术,在形式上是指当代艺术呈现的在特定现场展开的、艺术家与参与者共同完成的混合媒介事件属性。

 
 
 

               
    友情链接:
    香港六码宝典资料大全,香港 和宝典资料大全,香港正版免费资料大全白,香港马资料最准一肖,香港六宝典资料大全7401网,正版免费资料大全管家婆。